欢迎光临浙江省仙居宏大中学!

教师随笔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教师园地 >> 教师随笔

你好,苍岭古道

清晨,鲜亮的阳光裂出云帛,照在宁静沉郁的苍岭上,连绵的群山伸向远方。我们跳下车,把车钱递给厚道的女主人。她热心地指着通过村子的石子路告诉我们,进去就是古道了。

“古道!苍岭!”“我们来啦!…….你好!…….

我们兴奋得伸开手臂,放开喉咙,大声地呼喊着。寂静的苍岭回响着我们热诚的问候。

其实,我早就想走走苍岭古道,尤其是去过仙居很多地方之后,更想走这条承载过无数人梦想与艰辛的道路。因为公共汽车只通到横溪,再具体怎么走就不晓得了,尽管打听了很多人。

去年秋天,我想去苍岭赏红叶,结果没去成,只好改走南黄古道了。因此,苍岭古道就成了我心中热切而美丽的愿望。每在网上查阅一次,就增添一份期待,成了挥之不去的念想。

今年“五一”放假,我一定要去走一走。我任教的初三(6)班沈欣颖是个热情爽朗的女孩,她就是横溪人,我让她打听一下家长怎么走,她的爸爸欣然说可以开车送我到古道的起点苍岭坑。可是同事们再三劝我千万别独自一个人走,安全最重要。

我特别纠结!思来想去,最后在群里发个邀请,希望能找到同行的伴儿。真是天遂人愿,两个女孩儿欣然响应,是教初二的李聪和孙伟伟。于是我们商定走古道去壶镇,然后第二天到仙都的鼎湖去玩,女孩子想去看看拍摄《神雕侠侣》的地方。为了回来方便些,请沈欣颖的爸爸到缙云接我们。

我们特意起了个大早儿,赶最早一班到横溪的车。然后给同事联系的三轮车主打电话,淳朴厚道的女车主准时来接我们。一路上,我们甭提多兴奋激动了,真为这次壮举而自豪呢!

原来,好心的女车主一直把我们送到的是过了苍岭坑的坎下村。村子就在山脚下,仄仄的路两边儿全是挤挤挨挨的老房子。谁也没有想到,在深山里然会有这么一条商业小街,百十步长,用溪石铺嵌而成街两旁一间间高透的排门店面,可摆放货物的石台,依稀保留着当年的样子,古道穿梭着商业的人气。我似乎看到了盐夫们喝点茶,吃点东西,小憩一下,就可以一直到繁华热闹的皤滩了。

房门大多锁着,偶有悠扬的越调飘出房门,老人在灶间忙着。看看这些被时光销蚀的花窗雕梁可以想见当年的繁华。千百年来,曾有多少人怀揣着梦想,从这里踏上了艰辛的道路啊!

在唏嘘中,我们似乎翻开了尘封已久的影像。此时,古道就在我们的脚下,它静默而神秘地蜿蜒进大山的深处;此刻,我们分明地听到它叩击大山脉搏的心跳,听到它轻声诉说沧桑千年的故事……

古道有两人宽,中间是大块的石头,两边是小一点儿的。不知被多少坚毅的脚板走过,也不知被多少苦难的汗水浸润过,岁月已经把它磨得非常光滑,就像我到过的永嘉丽水老街一样。每走一步踩在光滑的凹面面上,我似乎能感受到当年挑盐工着脚的力度,更能感受历史厚重的温度。

听说,这条古道是从晚唐年间就开始了的盐道。宁波、海盐等沿海晒制的食盐从椒江逆流而上,在经过永安溪到达皤滩。我去过皤滩古镇,那里曾是内地与沿海货物贸易的一个集散地。尤其是官府控制严格的食盐都要从这里中转,形成了重要的盐埠。五湖四海的商人汇集在偏僻的山区,开辟了如此繁华的重镇。要把盐输送到内地就要翻越高高的苍岭,这是台州通往金华、衢州的唯一交通要道----婺括孔道。于是,一代又一代体魄健壮的年轻人加入到挑盐的队伍里,凭体力和意志换取维持生计的费用,积攒成家立业的资本。

那时,走私盐的很多,只要交给设在苍岭上关卡的钱就行了。所以在这山高地少、非常偏僻的地方,挑盐成了普通人家给孩子选择的一条路了。直到五十年代末修了仙居到缙云的公路,才渐渐衰落。

从坎下村出来不远,就能看见古道上标志性的石拱桥。这是用山石砌就的,极朴素、线条简洁优美,长满了的青藤苔藓又赋予它浓郁的风韵。爬上爬下的盐夫们走在上面的心情或许不同吧!往苍岭走的意味着即将开始艰辛的旅途,而往下走的则是将开始平坦的热闹繁华,所以叫“太平桥”。

多么难得的画面!我们从不同角度拍了很多照片,把我们快乐的笑脸与历史的沧桑定格在瞬间。走了不太远,出现了水泥路,我们犹疑不定。不过,路的中央有“丹枫路”几个大字,知道没有走错

    路顺着山谷右侧峭壁修建,在崖壁凹陷处有山里人放的木桶,上面的口小,用木板盖住,上面压着石头。做什么用的呢?我们纳闷半天,后来想起来是养土蜂的。一路上看见了很多,我吃过一次土蜂蜜,是同事从江西老家带回来的,非常好吃呢!

好吃的不仅仅是土蜂蜜,还有崖下路边的覆盆子!宝珠般的红艳艳惹人眼,想起鲁迅曾在文中写道“覆盆子像珊瑚珠攒成的小球,又酸又甜,色味都要比桑葚好得远。”现在城里的孩子有几个能感受到鲁迅写的情境呢?我们一路走,一路摘着吃,过瘾得很,嘴巴都染红了!

路随山转,山也高峻起来。寂静的山谷里,水声淙淙、鸟儿啾鸣。不时地有机灵的壁虎跳到路面上,呆愣愣地看看我们,又倏地跳进草丛里,这里真是远离尘嚣的生命的天堂。我们放下工作融进大自然之中,竟会如此深切地感受到生命的本真,释然的心中充满了喜乐。女孩子兴奋得用手机从不同角度拍摄大自然的瞬间,然后传到微博晒欣喜。

此时,柔美的阳光洒在山谷间,我深深地吸一口清新的空气,舒畅极了。这微微蒸腾起的水气、修竹绿树的清气、花草的香气,甚至裸露的岩石呼吸出的灰粉气酿在一起,大自然特殊的气息是哪位香水高手能调制出来的呢?

一路有溪水相伴,多么惬意!清澈透亮的溪水从平滑的石间欢快地奔下去,带着盐夫朴实的梦想奔向皤滩。我想,当年盐夫们在远离世乱的地方,春享遍野芬芳,秋赏满山红枫,付出辛苦就能过上温饱的日子,也算是一种安然,一种幸福吧?

溪边路旁有一处坍塌的土屋,只剩下山墙兀自立在那里,马头墙上的青瓦仍然覆盖在上面,不离不弃。当年过往的行人和盐夫曾在这里打尖歇脚,讨口水喝吧,曾经的温馨化作沧桑的记忆了。

隐在前面山腰上的禅院清晰起来,给大山增添了静谧庄严的氛围。这是一座龙王庙,尽管很简朴但是香火极盛,有不少从横溪方向过来的私家过来敬拜呢。

原来,村上没有水,老百姓要到山里挑水,有个年轻人给个老人挑了满满一担水。人们感谢他,又很好奇,就悄悄跟着他到了山里。一转身年轻人在泉眼处不见了,再一看,有条小青龙在水里。为了感谢小青龙并祈求生活安康,老百姓就在古道修了这座庙。这是重新修建的,功德碑上镌刻了密密麻麻的善男信女的名字,可见人们多么信奉和感谢龙王爷了。

潺潺的流水白练似的从庙后面浓密的树木中泻下,注入桥下,窈然幽然,如鸣佩环。出了龙王庙,水泥路不见了,深褐色的块石铺就的古道开始在高峻的山间蜿蜒,这是最艰险的路程。走了一段路我们就累了,刚才还雀儿一般的年轻人话也少了。好在我捡了个树枝手杖,大概是下山的人丢下的。这样我就可以省省力,找找平衡点了。山愈高,路愈险,很多地方是凿开的石阶,石质不够细密,损坏的就比较多,因此就要分外小心。为了体力能持久,我每爬十几个石阶就休息一下。

山谷更加狭窄,两边山峰对峙,山风穿过密密的树木吹在湿透的衣服后背,很是凉爽,却又不敢贪凉。只觉得血气上涌,心跳加速,望着山顶上飘浮的云朵有些眩晕。走过苍岭古道的刘禹锡曾感慨地写道尽日行方半,诸山直下看。白云随步起,危径及天盘。瀑顶桥形小,溪边店影寒。也许李白感叹的难于上青天的蜀道也不过如此吧?孟浩然走过;李清照也走过,她该是怎样伤心,该是怎样跌跌撞撞地从这条古道到金华兰溪躲避战乱的呢?

我抹掉脸上的汗水,望着高耸的重峦叠嶂感慨万千。空着手尚且这么艰难,更何况那些挑着重担的盐夫呢?前年我去三清山,看到挑夫艰难地行走在崎岖的山路上,满满一担的蔬菜粮食压得他们伛偻着身子,几步一停。他们不敢放下担子休息,都是站着支撑着担子,用一根支撑杆辅助支撑。我想,当年走苍岭的盐工也会是这样吧?

古道上树木葱茏,阴翳蔽日。我们遇到几家从缙云过来到龙王庙的,他们一路有说有笑的,脸上溢着欢乐。还有一家把一大袋子水果挂在路边树上,也许是为了轻装而行,也许是给路上行人解渴的。

向前走不远,峭壁上书“缙云括苍山林场”。 我知道括苍山还是在十几年前,据科学家说,二十一世纪的第一缕曙光是在括苍山最高峰“米筛浪”,所以印象很深。据说登上括苍山可以看见东海,又因为植被茂密,其色苍苍,因此叫括苍山。雁荡山是括苍山的南脉,天台山则是北脉,仙居的淡竹原始森林则在其中,最高的米筛浪就在临海。

现在,我就在括苍山上,眺望绵延不绝,绿意盎然,簇拥而来的山峦,心胸顿时开阔起来,有“小天下”的历史责任感,觉得自己竟高大起来。

远远地能看到两山对峙形成的风门,我知道这就快到南田村了。虽然很累,但是看到希望了,我们都很兴奋。再加把劲儿,就可以看到山的那边了,山的那边儿总是有无限的诱惑力!

往前地势平坦些,但是,从崖壁上坍塌很多酥松的大石头压在路上,我们不得不小心地从上面绕过去。前面的路边停了几辆私家车,一定离南田村很近了。这时,有从上面下来的人,他们是从龙王庙爬到南田村返回来的,热情地告诉我们就要到了。渐近风门,路边翠竹摇曳,几个城里来的孩子正跟着大人挖竹笋呢。

高耸的风门仅容古道蜿蜒而下,是仙居和缙云的分界线,同时也是军事制高点`,“一夫把关,万夫莫开”。当年倭寇屡犯东南沿海,试图进犯内地。明嘉靖三十五年六月,浙江巡抚阮鄂就驻军在南田村口的水龟山上。军旗猎猎,战鼓擂动,同仇敌忾的将士们在点将台前祭酒盟誓,而后神勇百倍下苍岭痛歼倭寇,捍卫家园,书写了光辉的篇章。

我们怀着敬仰的心情登上了点将台,举目望去,莽莽的群山奔涌而来,壮丽的山河尽收眼底。不由得想起艾青的诗句“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,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……

岁月沧桑,白云悠悠。点将台下的南田村和平安详,人们怀念感谢抗倭英雄,2004年自发集资重修了点将台和将台殿。

我们站在点将台上,向山下走过的古道望去,层峦叠嶂,雄拔陡峭;飞瀑流泉,草木葱茏。古道蜿蜒曲折,千百年来,盐夫们用自己血肉肩膊、坚毅的双脚在这雄浑的山谷间行走,没有停留、没有垒下任何东西,只有在白花花的太阳下,流淌的汗水,浸渍在山石与土方里。深褐色的大块石板,象一格一格的电影记录胶片,冲印出年代久远的故事……

然而,翻开中国的历史,哪一页不是这些勤劳坚韧、默默承受苦难的劳动人民创造的呢?正如朱德在《母亲的回忆》中对劳动人民的高度评价,是他们“创造了和正在创造着中国的历史”。吊古怀今,我的眼睛不觉得湿润起来,心中涌出无限的力量。

从点将台下来,就到了白云深处的南田村。村口有几棵古柳杉,枝干虬劲,直指蓝天,掩映着古城楼。城楼上面刻着“毓英城”三个大字,抗倭将士曾日夜守护的见证。

我们在路边的石凳上边休息,边和村民聊天,南田村到壶镇通班车,如果步行到壶镇还有三十里路,我们还是决定想走古道。从南田村出来旁边有一条小路是通往茶园的,路上没有人可问,我们就顺着公路走,路边的崖壁上有很多小石洞,里面很大,有小木门,做什么用的呢?猜测了半天也没明白。弯过去就是冷水村,其实从茶园穿过去就到冷水村了。

村子不太大,很干净整洁。杯子里的水喝没了,我就到路边一户人家讨水。一对老夫妻正在腌渍咸菜,看我们是徒步的非常热情。水充足了,开始下一个行程了。村民们热心地给我们指路,说走古道二十多里就到壶镇,但是不好走,路上没人怕迷路。我们犹豫了半天,村民一再告诫要走大路。为了安全起见,最后还是决定走大路。

其实,我们多想走走古道,我曾把在网上看到的故事讲给女孩儿听,她们感到特别有趣。古道经过的一个村子,山多地少很贫困,人们就搞点副业养家。文革期间都被当成搞资本主义,割尾巴割掉了。谁都不愿意当村长,于是每月每户轮流,遇到盖公章怕担责任,他们想了个折衷的方法,把公章吊挂在树上…….多么淳朴的民风!我真想去看看,只可惜啊,只有作罢了。

一路的景色很美,视野开阔了,很多山坡都辟为茶园和茭白地,红色的沙壤在莽莽的苍翠中有些耀眼。后来到仙都鼎湖去玩,才知道缙云的黄茶很有名,高山茭白都运到杭州上海了,这里的农业经济很发达。

虽说走大道轻省,却没了走古道的韵味乐趣。很快我们就累了,两个女孩儿的脚都疼得直难过。午后的太阳很大,伟伟没带伞,脸和脖子有点晒伤了,应该想个办法了。

下午两点多钟,我们走到一片水库的时候,有一辆越野车停在我们身边,车上的女主人热情地问我们用不用带一程。这正是求之不得的,两个女孩子像遇到救星一样。

他们是带着读大学的儿子到龙王庙去敬香的,就是那位把水果挂在树上的。当时她就注意了我们,刚才在路上看到我们的艰难劲儿,就让车停下了。一路上,我们聊得很热闹。她告诉我们龙王庙很灵验的,缙云的老百姓很是信奉,去的人很多。她的父亲就是挑盐工,所以对苍岭古道有一种特殊的感情。她经常到龙王庙去,会遇到从杭州上海来徒步游的,她都会热情地让他们搭乘一段。

车在路上行驶得很快,路边的景物一闪而过。快到壶镇的时候,路边有一个路标,“苍岭古道”四个大字赫然在上,有不少车子停在路边,看来寻幽访古的人还真不少呢!

我回望着隐在绿树中的古道,不禁有些遗憾。然而没走完的古道又给我留下无尽的遐想,留下美好的期待。我心里默念着:你好,苍岭古道!你好,渐行渐远的苍岭古道 ……(5218)

 

后记:沈欣颖把我边工作边旅游的故事告诉给她的爷爷,把我写的随笔读给他听。她的爷爷很希望能读到我写的有关苍岭之行的文章,因为忙于初三备考一直拖到今天。我真诚地希望能给她的爷爷带来快乐,同时祝他身体健康,全家幸福,欣颖中考成绩优秀!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刘伟写于宏大中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5/6/4


【字体: 】【打印文章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!